跃迁

当然,一切的前提,是需要有足够的愿景和决心,真真正正想去改变自己的轨道。

就像电子依照既定的轨道围绕原子核进行周而复始,万年不变的运动,所有的人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轨道。

有的会满足于现状,就在这个轨道里过一辈子,自然很好。

对于普通的人来说,朝九晚五,娶妻生子,房子车子,就是一生的全部,很幸福; 各种二代,官二代也好,富二代也好,出生就含着金钥匙,在父辈或者圈子的推动下,依旧做富人、公子哥,就是一生的全部,也很幸福; 对于有特殊追求的人,愿意付诸一生去追随自己的梦想,艺术、科学、哲学、宗教,就是一生的全部,同样很幸福。

其实轨道并没有优劣,在不同的轨道上都可以寻找到自己的幸福和一生的意义。

但是又有很多人,会不满足于日常的既定轨道,想要改变。

例如从财富的角度来说,人们会希望更好的物质基础,享受更加富足的生活;自然也有的人,钱赚够了后,希望能捐出去,做慈善,而追求心理上的安稳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如果想改变轨道,从低轨向高一些的轨道跃迁,需要什么呢?

回到原子结构,我们知道,电子之所以能保持既定的轨道,是因为所有的能量刚好与维持这个轨道运转的能量契合 ,如果能量少一点,就会跃迁到低一些的轨道;如果能量高到一定程度,则会跃迁到高一层次的轨道 ;如果继续高下去,总有一天,它能够脱离原子核的束缚,变成一个自由的电子,在空间中随机漫步。

电子的跃迁,需要额外的能量,这个额外的能量是指除开满足当前轨道运动的必要能量之外的能量,否则,当前轨道都无法维持。

在财富的角度,人如果想要跃迁到更高的财富轨道,需要什么呢?需要的是额外的财富,因为“资本的增加速度远远大于经济的增长速度”,所以穷人越来越穷,富人越来越富。

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帖子,美国的一个中产阶级想探究到底穷人能不能改变命运,变成中产甚至富人,她抛弃了自己的各种知识和当前的财富,净身进入社会的底层,刷盘子,打零工,她的结论是,穷人永远无法摆脱穷人的命运。

因为,穷人所有的劳动时间,仅仅只能提供他们日常最基本的生活,没有任何多的时间去积累知识或者财富,因此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就在轨道上终老。

其实,对于绝大多数的人们,何尝不是做着各个阶层的穷人?

对于大多数出生不富足的家庭,拼尽全力考上一个一线城市的大学,然后耗尽家庭几代人的积蓄,在一线城市付上了首付,然后贷款20年、30年,在这种高压下,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懈怠,每天必须拼尽全力工作以供房子和车子,以满足当前生活的必要开支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永远不会有质的改变,永远都只是表面光鲜的穷人而已。

如果真的想要改变,那么就必须始终让自己是一个“富人”的状态,无论是有富余的资本在那里以复利的形式创造更多的财富,还是有富余的时间去扩展思想、知识、视野、人脉。

所以,任大炮那句招人恨的话,其实是对的:北上广的房子就不是给绝大多数人住的,不是让大多数人买的起的,买不起的就应该回老家。

在一线也许要工作14个小时工作才能满足基本的生活,根本没有任何富余,退一步,也许6个小时就足够当地的基本生活,剩下的8个小时可以去拓展,积累额外的财富,等到积累的财富足够了,也许可以用另外一种姿态和方式回到一线城市,以满足增长的需求。

至少,这创造了一种可能,打破循环的枷锁。

也许,有人会说,一线城市机会更多,但是,那些机会真的和你有关吗?满负荷地应付工作,就算机会来临,有富余的时间去提升自己额外的能力以迎接机会和挑战吗?

除非,真的把一切时间,一切该去享受生活的时间全用来填补知识,而不是一到下班,就给自己找无数不继续奋斗的理由,“工作太累拉,要好好休息,放松一下”,“要平衡工作和健康”,“要和朋友保持联系”。

都市的人,都一直在忙碌,拼命地忙碌,维护那可怜的穷人生活,可怕的是,还被一种“充实”的假象所蒙蔽双眼。

Comments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