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忘却的纪念

纪念阿黄。

阿黄是我们公司话最多的人,工作时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与键盘的节奏中时,阿黄总是会打破沉寂,喵喵地叫唤,刷存在感。

每到饭点,就会从某个角落窜出,用更加软细的声音庆祝开饭。

但是它却在北京罕见的一个雨夜,死在了半开的厨房窗子上,卡住了脖子,结束了生命,对于九条命的猫来说,这并不光彩,满满的,都是疑团。

熟络

2012年4月,搬到褐石园不久,阿黄就出现了。

吸引她的是苏指导的KFC,每到周日,懒人们都会睡到中午起床,然后订个外卖,鸡翅骨头是猫的最爱,阿黄寻味而入,总是在垃圾桶翻箱倒柜地找骨头啃。

数周后,她养成了这个习惯,每到周日,都会过来找骨头;我们发现后,也不再把骨头扔在垃圾桶,而会等着她过来,给她吃。她可以算是猫中的流氓了,因为这个过程持续了2-3个月,但是她始终不和我们亲近,总是叼着骨头就跑,到了门外再埋头啃,生怕我们有埋伏,对她不轨。

只是,渐渐的,她过来的频率高了,不是每周日才过来,我们喂的频率也高了,开始买猫粮专门喂她。

2012-9-12又来蹭吃蹭喝

但她依然警觉,有次把玻璃门给关了,她吓得不知所措,一心想出去,一头就撞上了,晃了下晕晕的脑袋,还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,于是再后退、助跑,“咚”,再次撞上,她才发觉实际是出不去的,伸出爪子,摸了摸玻璃,一声叹息后,又开始撒腿就跑,直接跑到桌下,蜷缩着,等大家都散了后,才又跑出来,来到玻璃门旁边,伸爪子玩弄着玻璃。

至此之后,她对我们有了安全感,看到我们不再跑了,但是苏指导除外,他会欺负阿黄,倒水时,如果阿黄跟着,他会泼水到阿黄头上,但也仅此而已,他仍旧会不时给阿黄加餐,把骨头留给她。

许辉也是,和小羊去对面吃晚饭后,会时不时带骨头回来给阿黄啃,俨然是把她当狗养啊。

到现在已经两年了,以前不会留阿黄过夜,担心她随地大小便,但是后来发现,她很讲卫生,会自己憋着,早上想上厕所了,就挠门,让我开门放她出去方便;于是,慢慢地,晚上也不赶她出去了,只是早上多了个生物闹钟。尽管如此,阿黄也还是半家半野,她会自己出去遛弯,玩累了,就回来吃饭,睡觉,打豆豆。

昨晚就是这样,小羊说晚上11点还看见她在家里的,不知道怎么跑出去的,然后碰到下雨,就想进来,结果头卡在了向上半开的窗户上。

阿黄野性难驯,在外面是个猫霸,看见狗都直接扑上去狂揍;有次我站在门口,阿黄蹲在我旁边,一位大妈在溜两只小狗,她看到阿黄就问我:

这是你们养的吗?这小猫好厉害,把我家狗咬得不行了。

其中一只小点的狗,看到阿黄,便后退几步,开始狂吠,但是不敢上前,阿黄则用鄙夷的眼神瞄了它一眼,仿佛说道:你主人在我也照样揍你,你还叫?

但是在家里面,阿黄则是好脾气,特别粘人,总是会到我身边,细声细语地叫,把头靠在桌腿,或者用前爪挠自己的头,示意我抚摸她;我一摸她的下巴,她就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据说,这是猫在享受;她也会露出肚子,让我摸;更会神出鬼没,跳到我右后方的文件柜上,用爪子轻轻地拍打我的肩膀,如果在集中精神code,会吓一跳。

在睡觉

最近发现,如果用电动牙刷在她面前晃,她会很紧张,用收起爪子,把手握成拳头状,对着牙刷一顿狂揍,好像在耍周星驰的“还我漂漂拳”。

阿黄震惊了

小猫

严格说起来,我第一次见阿黄还不是KFC骨头的事,是一次晚上我回来,经过旁边的单元,看到一大一小两只黄猫在楼梯上休息,我逗她们,他们就跟着来了。

当时没有喂过猫,不知道牛奶是不能喝的,当时把他们勾引到家门口,给他们两喂了牛奶。那时大猫不怕生,一直抢奶喝,小猫很怕生,躲着很远。

那天晚上很黑,看得不是特别清楚,但我觉得大猫就是阿黄,小猫是她的小孩。

这是见到的她的第一个小孩。

12年冬天,阿黄肚子大了,意识到她怀孕了,但是没有特别的感觉,当时她提防着我们,我们也不是很放心把她一直养在家,因为我们是soho,所以如果弄坏了公司的东西总是不好的。

那时候天已经很冷了,有次半夜2点我下来喝水,看到阿黄在院子边的玻璃门那,表情很焦虑,站着,趴在门上一直想进来,但是我当时候没有多想,也没放她进来,第二天,一早她就来到我们这,一直焦虑地叫,尾巴也不竖着,当时察觉到了什么,一挪开尾巴,全是血。

她一直想把我往大门口的另一户人家院子里带,但是我也不方便进去,后来也不见她把小猫带过来,我想,可能是因为太冷,生在外面,没法成活。

13年2月,过完年,她的肚子又大了。听说猫在交配时,公猫会咬着母猫的脖子,那次阿黄失踪了一周,脖子都被咬掉了一块皮,这是有多惨烈。

4月15日,阿黄生了,生之前的两天都特别焦躁,像救护车一样在家里面上上下下游走,大概在半个月前,就开始找产房,最终锁定在了地下室已经没有再使用的演播室,有地毯,有暖气,很合适。

这次生的猫,我们叫她阿毛,因为她毛茸茸的,毛的色彩很多,但是看上去傻呵呵的,没有阿黄的灵性。

阿毛

基本上每半个月,阿黄就会挪一次窝,从演播室,到楼梯下面,到二楼的杂物间,到地下室的化妆间,大概到了2个月,阿毛已经生龙活虎了,阿黄就把她往外头带,我很搞不懂。而且就放在另一户没人住的别墅院子的空心墙里,我特意找了很多次,都没有找到,有次看到阿黄蹲守在那里,忽然看见墙洞里有影子,伸手进去才抓出来,带回家,阿黄又会带出去,总是这样反复,结果阿毛根本就不认识我们,看到我们撒腿就跑。

阿毛和阿黄

阿黄也一直在外面守着阿毛,只有饭点才回来。估计她一定要把阿毛带出去是因为担心我们伤害阿毛吧,那时候才1周,李经理把阿毛拎上来晒太阳,阿黄特别紧张。

中间还有个小插曲,“希特勒”,嘴巴上有一撮黑毛,特别像希特勒,有天早上突然出现在我们院子里,跟阿毛差不多大,于是就跟着阿毛玩,还抢阿黄的猫粮吃,阿黄揍了她几次,但是估计看见都是小猫,也慢慢地熟了,带着他和阿毛打酱油,阿毛和希特勒关系很好。

到了10月15日左右,阿毛生下来半年了,突然阿黄就径直回来了,猫的时间表真准,生下半年就不管了。我也没再见过阿毛。

后来听苏指导说,好像隔壁有户老人,收养了很多猫,其中就有阿毛和希特勒,有次看见他们带出来遛弯,已经长很大了。

但愿他们生活得还好。

13年冬,阿黄的肚子又大了,由于春节放假半个月,一直担心她生在外面会夭折,但是这次她hold住了,等我们回来第二天,才生,是只小黄猫,毛色挺纯。

14年2月生的。

阿黄是只挺奇怪的猫,每次都只生一胎。

这次她生完后第二天就失踪了,猫叫春的时节,估计又出去疯了。当时我特别担心,因为小猫才生下来1天,一直饿得哇哇叫,特别凄惨,过了一夜,阿黄还没有回来,我担心阿黄不回来了,当天上午就在京东买了猫奶粉,下午就送到了,正准备喂的时候,阿黄回来了,一身泥土,一看就知道去鬼混了。

结果猫奶粉没有用上,阿黄后来一直照顾得小黄挺好,小黄和我们也特别熟,不和阿毛一样,怕我们,到了4月份,小黄两个月大了,断奶了,就被李总给领养了,现在生活的不错吧,小盆友对他很好,取了名字叫“小土豆”。

小土豆和阿黄

小土豆送走后不久,阿黄的肚子又明显大了,突然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,生下了一只,那是4月28日,周一,阿黄一大早就不正常,叫声很弱,尾巴也耷拉着,跟着她跑到楼下,一看,是一直小猫,毛色和阿毛有点像,我放在手里,很轻,很冷,由于冷气刚断,地下室温度不高,我很担心,但是又觉得阿黄已经生了那么多只了,应该能hold住,所以也没管。

只是觉得特别孱弱,希望阿黄能照顾好,但是阿黄整天都不在状态,似乎不怎么打理,总是上楼在我旁边玩,我带他下去,把小猫放在她怀里,她才舔一下,我上来,她也上来了。

我还是没有引起重视,小猫体温依旧很低。

晚上出去锻炼,我下去看了看,小猫还好,遍走了,但是一回来,就发现小猫不行了,已经死了,我当时还无法接受,以为只是睡熟了,于是赶紧放到毯子里面,让阿黄去陪,阿黄还是傻呵呵地,不太上心。

当时心里知道小猫已经死了,但是不远承认,想着先放一晚吧,明早再确认。

第二天, 一早我就下去,一看,小猫已经不行了,很冷,嘴巴已经是乌青的了,很难过地把它处理了。

阿黄似乎还不清楚什么情况,但她也没有特别伤心的感觉,也许对于流浪猫来说,这很正常?

以前阿黄都是生一胎,我以为这次也是的,但是过来两天,发现不对,肚子还是很大。

过了一周,5月9号晚上,我和李莎去苏州参加晓明和悦兰的婚礼,在火车上,我妹妹和我说,阿黄又生了,纯白的小猫。

5月11日,我回来了,放心了,小猫很健康。

也许阿黄是因为自身体型很小,觉得两胎无法全部存活,生物的本能,先早产,放弃了一胎?

到现在,两周了,小白猫很健康,眼睛已经开了,能爬了,但是,没有人照顾他了。

刚下去喂了奶,那罐给小土豆准备的奶粉用上了,但是不太会喂,小白猫很伤心,一直在叫,在找阿黄。

晚上让诗丽带走去喂养,她养过麻球,有经验。

阿黄,走好,我会照顾好你小孩的。

小白

Comments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