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确对待过往的经验

“黑天鹅事件”可以认为是对归纳法的批判,因为它揭示了归纳法必然的缺陷。如果一个人的思维是基于统计或者基于归纳,或者说是一个历史决定论者,那么,在他的世界里肯定充满了“黑天鹅”,或者会不停闹“从三到万”的笑话。

首先,我们要对平等地对待过往的经验,很多时候,人们都会倾向于常规性的经验,而刻意忽视那些异常或者较少的经验,因为这会让他们更加容易归纳,并去预测,虽然这也意味着预测往往是错误的。

当我们承认不确定性,不再刻意去做预测之后,我们就失去了满足自我膨胀欲望的机会,能让我们看到那些沉默的证据,也就是那些被统计和归纳忽略掉的东西,这有助于我们收集更多的信息,也会让我们意识到,有时候那些本被过滤掉的小概率经验往往起到主导作用。

其次,我们要更倾向于模糊的判断而不是一个精确的结论,因为精确的结论往往会陷入预测的谬误之中,而模糊的判断指明了方向,但是没有严格规定必然的路径,让我们更能应对自如,随机而动。

最后,我们需要正确地区分正面的意外和负面意外。“黑天鹅事件”的描述一般都倾向于负面,但其实这只是一个理论在大众化时的必然扭曲,“黑天鹅事件”其实是中性的。我们需要冷眼观世界,在全面了解信息之后,我们可以做判断,分析各种可能,进行充分地准备和应对,如果是正面的意外,那我们要将自己置于其范围之下;如果是负面的意外,我们要做规避的准备。

总结而言,就是我们要全面地客观地收集历史经验,进行模糊性地决策,然后针对各种可能,分辨出正面和负面,进行充足地准备。

Comments

评论